雪茄百科

广告

古巴少女大腿上搓出来的雪茄

2016-04-25 21:47:17 本文行家:雪茄世界

3月21日,奥巴马成为美古断交88年来第一个访问古巴的美国总统。古巴生产全世界最优质的雪茄;而美国人大概是古巴雪茄的头号粉丝。然而,1960年,古巴宣布将美国公民在古巴的产业收归国有,之后美国宣布对古巴的制裁措施,有关制裁在两年后被进一步加强至近乎全面经济封锁,并持续至今。在50余年的时间里,美国雪茄控们大概受够了“相思之苦”。这其中,就有亲自拟定和执行“雪茄禁运”的美国总统们。图为2016年3月

640.webp.jpg (99.59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2016-1-19 00:12 上传


答案是:凤姐也有少女的时候。

这本是一个趣味十足的传说,流传于所有像我这样的男人之间。毕竟每一只雪茄本身看起来就像套在女菩萨身上的丝袜。


但其实真正吸食雪茄的人,并从来都不在意那些汗涔涔的大腿。


抽雪茄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99%的像我这样穿着数件T恤度过寒冬的人都不甚了解,只能说你可能丢失了这个世界最好的快感。比醉酒清爽,比古柯碱合法,比包明星省钱。


就这么说吧:头一次中南海带给你的晕眩感,早已慢慢地被你的烟瘾和大脑惯性吞噬。而雪茄带来的晕眩感会带你重回18岁,重回那个第一次和朋友在抽烟的厕所。

那种快节奏文明里没有的味道。


当我在谈论抽雪茄的时候,和你谈论的并不是同一件事。

你说的抽雪茄出现在国产的廉价电影里:几个西装笔挺的大人物找个大别墅在根雕上一坐一下午,不是想着称兄道弟吹牛逼就是想着如何用雪茄高逼格把对方镇住。
雪茄反而是次要的陪衬。
我所说的抽雪茄,是像年轻人的某种玩乐。


街边都是堆得半山高的饭盒,竹签,还有喝酒吐的东西,地上黏糊糊一片黑的还是啥油乎乎的。在一堆烤腰子之间,你点什么都没关系,没有人会在乎你喝得是绿棒子还是精酿。深呼吸一口,在几个铁板烧和柴火馄钝间到处踱步,腆起小肚子也挺帅。


在美国,雪茄已经是某些地区不甘平庸的年轻人的标配。

西北大学法学院年轻的大学生把它当成某种聚会时的图腾。在校外的酒吧或餐馆的大趴,一群无所事事的法学院学生,会一边汉堡吃土豆泥,一边抽雪茄。他们日常的娱乐就是比赛吐烟圈。



“我喜欢雪茄,其中一个原因是它给了我随地吐痰的理由。”女孩Erica说,“吐在铁轨上、路上,这不是没素质,我必须这么干。因为和烟不同,雪茄的味道是那么浓烈了,每一口都得吐出来,不然烟味会让我把饭都呕出来”。

抽雪茄也是很多女孩儿“看起来不是女孩能做的事但我想试试”名单中的一项。


大二生Tammy也爱雪茄,下了课或者考完期末,这个来自中部小镇的女孩就扔下书,怀揣褐色长棍溜上宿舍屋顶。她高中从不来抽烟,喜欢吃青菜和胡萝卜,还按时健身。“但我就是爱雪茄的味道,它总能让我放松、平静下来。”

对,这玩意儿就是让你放松。

喜剧大师George Burns在十四岁就开始抽雪茄,“就花了五美分。我那会儿年轻嘛,就叼着那根雪茄在街上晃悠,想让别人觉得我要干大事的人。”

雪茄是他在舞台上的标配,他在记不清台词的时候就会嘬一口,又有范又不露馅。观众就默默看着他一边把雪白的雪茄灰掸到鞋上,从容地胡诌出90%的台词。



马库斯,西北大学法学院“雪茄狂人”社团创立者之一。在他眼里中,今天的雪茄早已不是西装革履的LOGO。

“别人以为这个社团就是一群有钱的白人男生坐在天鹅绒面的扶手椅上吞云吐雾,但不是这样的,这里是白人、黑人、男人、女人、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的大融合。”

“雪茄狂人”一边点燃廉价雪茄,一边咒骂学校和社会推崇的所谓“政治正确”,浑然不知自己这样的学霸十年后必须变成大律师大法官,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自己所咒骂的一部分。


不知道雪茄有没有帮这些未涉人世的滑板男孩儿泡到姑娘。

但愿没有,因为第一次抽雪茄的男孩恶心的是自己,第一次谈恋爱的男孩恶心的是别人。

恶心是年轻人抽雪茄的问题,味道。


“味儿杂,跟火锅酱料似的,混在一起酸甜苦辣一应俱全。闻着闻着你就吐了。”然后你还得把这呕吐物吞下去,因为这玩意儿还挺贵啊。

我说过了雪茄的劲儿比普通香烟猛太多,新手往往太猴急,一口就把数十根香烟的尼古丁顶到肺里,眼睛里的血丝都爆开了,就跟把槟榔当牛肉干吞下去那样难受。

老烟枪则吸一口含着,像吃空气口香糖一样只用舌头搅牙齿嚼,然后缓缓吐出,再像闻自己脱下来的袜子似地享受二手烟里的香气。


正确的雪茄礼仪似乎是很严谨的。

雪茄不能“点”,得“烤”:先用一把特制的张小泉或者王麻子剪开茄帽(叫“烟头”你就输了),再划着一根大卫杜夫加长火柴,注意火苗不能碰雪茄,只可隔2.5厘米匀速打着圈给烟脚按摩加温;开始两口不能吸,得吹,吹出来的烟脚得亮得像色泽均匀的樱桃才算成功。这事很磨叽,但又不能不这样,因为烟头要是烧歪了,整根雪茄尝起来就像发了霉的洗洁精。

但正确也是要分时宜的。
我这种人,精致高档的雪茄剪随身带着基本就丢了。街边剪掉子弹头,都不知道搁在哪儿。


切格瓦拉,在南美丛林里闹游击的时候估计也不会随身携带保湿盒,雪茄剪,松木枝。

也许他只是一口咬下雪茄屁股,抄起做饭的柴火棍,点上雪茄就可以在丛林里有一小时的自我时间,这一小时里也许就决定了南美大陆无数国家的未来命运。

雪茄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他是枪、他是道德,某些时候帮助我战胜自己。”这句话现在已经成为世界雪茄烟生产厂商最经典的广告语。
还有一些土雪茄存在:四川的一位“土”雪茄客。 大烟草叶一卷就是一只手制雪茄,工作之余抽上一只,筋骨舒坦似神仙。

雪茄文化的唯一障碍就在于此,真正热爱雪茄欣赏雪茄享受雪茄的人反而成了雪茄消费中的少数人。

年纪轻轻地抽上雪茄。这可能是我最大的错误,也是我最大的幸运。在我还年轻的时候,还有勇气的时候,我抽起了雪茄。


我当时在雪茄店里面专门的品烟室跟一堆四五十岁的大叔一起抽时,深深的感觉到了他们的从容、享受和我的窘迫。。。那帮大叔曾经有满胳膊纹身的机车党,如今却成了衬衫西裤的白领精英。就是好像吸食雪茄的时候,这个世界也就被看透

分享:
标签: 美国 雪茄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雪茄世界浪漫主义诗人拜伦曾经说过:“给我一支雪茄,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

分类

行家更新